发私信

鬼影

恭喜,私信发送成功了。

红尘摆渡

收起
红尘摆渡人 
我遥遥渡河而来, 
彼岸,烟波流转,可有人寻我 
对岸,繁华三千,可有人候我 
摆渡人早已扬长而去 
踽踽独行,不得归航 
----------题记 
在阴阳交界处,所有灵魂都要经过忘川,喝了孟婆茶,走过奈何桥。将前生的记忆洗掉,开始又一个轮回。 
有个传说,在忘川上,有个神秘的摆渡人,每一百年,就会来摆渡一个灵魂,只要你和他有机缘。坐这个渡船,就可以不忘前生,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。但是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,如果你有毅力,可以等。 
河岸上,我一动不动的站着,任风吹散我的长发。一百年了,在这冰冷的地府,我放弃了轮回,就为了等那个摆渡的人。 
生前,我一直想有一段天长地久的爱情。可是,没人给我,我的夫君背叛了我。悲痛欲绝中,我选择了弃世。当灵魂在地府游荡,我知道了那个传说,不管真假,我要等待。 
忘川水汹涌湍急,河岸边开着一种白色的小花,晶莹剔透的,很美。它叫忧郁之花,凡是悲哀的灵魂,都能将它拿在手中,一直开放。直到,你不再忧郁时,它也就自己枯萎凋零。它就是靠灵魂的忧郁开放的。 
在我指尖,一直开放着一朵忧郁之花,开得很灿烂。来来往往的灵魂,都会给我投来同情的一瞥。我白色的衣裙已被地府的风吹了一百年,长长的青丝已渐渐斑白,是的,我就这么一日复一日的,枯等在河边。 
远远的,一只小船,无声的驶来。船上,是一个面容冷峻的黑衣人,他将船靠岸,只说了句:“上来。”不管我是谁,也不问我去哪里,就这么默默地走着。 
渡船的终点,是那个繁华世界,滚滚红尘。当踏上彼岸,我回头,已不见了那摆渡人。忽然,我开始怀疑,我为什么要等那只渡船,真的只是为了实现一个愿望么。此时,指尖上的忧郁之花,似乎开得更灿烂了。 
这一世,我仍是孤单,是的,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。我给自己起了个新的名字――――――白发三千丈。 
又来到河边,我期望着再一次搭上他的渡船。就这样,九个百年,我和他相遇了九次。九世轮回,却没有改变我在人间的宿命。每一次相遇,我指尖的忧郁之花就会凋零一次,下了船,花朵依然绽放。 
第十个百年,我依然在河边痴立,可是,两百年过去了,他没有来。倒是他的那艘渡船,不时地在河面漂来荡去。忽然间,我泪流满面。孟婆说,我和他缘分已尽,劝我还是早早的喝了汤,抹掉记忆,重回人世。 
我固执的守在河边,年复一年,我一直会等待,哪怕千年!没有人知道,我这样的枯等,不是为了那个愿望,也不是为了记取前生。在千年前,我就知道,我一百年的等待,只是为了,只是为了,只是为了看那个摆渡人一眼! 
彼岸烟波流转,没有我等候的人!对岸繁华三千 ,红尘里可有摆渡的人?
鬼影
关注
Ta的日志
更多文章
  • 日志标题
  • 所属文集
  • 人气
  • 上传时间
Ta的留言